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栋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北京风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互联网事业部总监,资深IT营销人士,曾历任江民科技副总经理、卓越网市场总监和中华英才网市场总监。

网易考拉推荐

黎锋的电影营销创新三级跳  

2010-09-19 15:05:00|  分类: IT业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创意世界》

  
      黎锋曾说自己是“唯一一个在电影行业之外鼓吹电影的人”。的确,最早从事IT行业的他,属于“外来者”,偶然闯入电影圈。他曾看着中国IT业从零起步发展到今天两三万亿的产业规模,也就花了20多年的时间。现今他坚信中国电影产业有很好的发展前景,5~10年内发展到1000亿绝不是盲目乐观。2004年,他创立了网尚文化集团,如今已是中国领先的影视娱乐内容数字发行服务提供商。同时,他认为数字电影和数字院线的模式,将会为未来电影产业带来无限商机。或许正因为是“外来者”,他没有太多条条框框,所思所想就是如何创新这个传统产业。和黎锋交谈,你一定会被他对事业的热情和执着所感染,也一定会给你带来许多启发。

      张丹:涉足电影业之前,您是国内最早一批从事IT业的人,也是最早把宏基(Acer)带进大陆的人。先聊聊您是怎么进入IT业的?

      黎锋:我早年上过山下过乡,是文革后第一批大学生,觉得能读书是件很幸福的事情。1982年毕业,学的是计算数学。毕业以后在政府机关搞科研,但我属于思想比较活络的人,后来就辞职到深圳下海。去了深圳之后,我发现这个世界和内地不一样。那时候的宣传老说美国人有钱,说他们的GDP占全球的70%,我就纳闷了:美国人也不勤奋,人也不多,凭什么财富都是美国人创造的?因为专业背景的关系,我对计算机科学技术很关注,发现当时美国的电脑装备量很高,他们的生产力就这么提高的。于是我就想,中国人这么多,每个人都用电脑,那装机量是不是就比美国多得多啊?我是从数学的角度来琢磨问题的,觉得在中国一定要普及电脑。那时候就在深圳把微软、intel、宏基等巨头引进到中国来。

      张丹:刚开始卖电脑也不是很容易的吧?

      黎锋:是的,不过最辛苦的事情,还是教育。要教育政府领导、大学教授、技术人员去用电脑,要去做传播推广工作,还把培训会开到人民大会堂。就是要让大家知道,用电脑对中国未来的发展是有帮助的,生产力会得到提高。

      张丹:那后来什么机缘让您从IT业转入到电影业?

      黎锋:看着IT业从零起步,一直到现在的两三万亿,从中我悟到了一点:你真的普及了电脑,生产力就一定会提高。因此对其他新兴行业的发展也有非常深刻的体会。10年前熊晓鸽就跟我讲,中国大陆现在没什么人看电影,电影产业还是一个相对古老的产业,还不需要从零开始。你要不琢磨琢磨,我们在电影行业里做点事情,说不定能比IT产业做得还大。我当时也纳闷:IT产业从零做到上万亿,也就是用了二十几年的时间,怎么中国电影产业做了100多年才不到100亿?这可是人人都能消费的东西。不像电脑,年纪太小或者年纪大的人就用不了。电影是用眼睛就能看的东西,会有什么障碍?这个事情就有意思,我就跟熊晓鸽说,可以试试看啊。还是用做IT产业的眼光,来做电影产业。

      张丹:您进入电影这样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行业是什么感觉?

      黎锋:感觉电影业比较封闭,而且已经封闭到不知道电影是什么了。从默片到有声,从胶卷到数字,电影业的每一个进步都是激动人心的。但是发展到今天,它已经成为一个相当麻木的产业,连美国人都不激动了,因为它已经定势化了,变成一个不能预估、风险极高、没有创新的产业。做电影对我来说,至少没有什么技术难度,就是把影院门打开,想办法找人进来买票看电影就可以了。

      张丹:最先做的是什么电影还记得吧?

      黎锋:记得!最早独立发行的是一个艺术片,叫《庭院中的女人》。之前做电影基本是没有什么营销和宣传的,我就做了轰轰烈烈的媒体宣传,结果发行得相当成功。艺术片都能发行得这么成功,于是我在电影圈开始有了点名气。

      张丹:听说后来张艺谋的《英雄》就找您来帮他们做策划营销了?

      黎锋:是的。当时张艺谋团队看我做事一板一眼很认真,就把他们的新片《英雄》交给我来推广。其实要把一件事情做好,就是个执行力的问题。我还是用我的数学方法,首先会看定位,如果是女性电影,就要到女性群体里去传播,不清楚谁会买单?从数学来讲,这是个概率的问题。如果我能把一个信息告诉1000万人,就有3%的人会接收到这个信息。之前做《庭院中的女人》是艺术片,导演和演员都不知名我们都做得很好,而《英雄》这样一个导演、演员都有很高的知名度的商业片的推广对我来说更容易。过去电影圈的人对营销没有激情,不够认真也不规范,从《英雄》开始,电影的策划营销和发行模式开始有了全新的改变,并成为当今电影界的通用标准。

      张丹:那您现在做电影宣传,能够预测一个片子大概会赚多少钱?

      黎锋:我是知道大概有多少人去看的。其实卖电影和卖电脑有相似的地方。第一你要有渠道,有销售点,也就是你有多少块银幕,能够影响多少人去买票,这是可以计算出来的。过去很多电影圈的人没有营销的工具和计算的方法,他们营销电影就3句话:档期、档期、档期,也就是抢时间。大家主要工作都是在做电影院经理和院线人的工作,多放两场我的片子,推广就变成吃饭喝酒,把电影院经理搞定,而忘记要搞定消费者。

      张丹:除了传统的电影院线,您又创新了很多新的电影传播渠道?

      黎锋:是的,电影的传播还有很多其他的方法,绝对不是只能在电影院里放映。电影无非是如何接触你的消费者。以前电影院萧条的时候,我就尝试过网吧影院的模式,接下来我们尝试用电脑看电影的方式,现在又拓展了用手机看电影的渠道。同一个电影,有很多不同的观看形式,现在都数字化时代了,我们要顺应时代潮流,用互联网的方法来传播电影。不同的观看形式,有不同的技术支持,但是你的本质、内容还是电影,这是不变的。

      张丹:您不担心大家都在网上、手机看电影了,他们还会进影院吗?

      黎锋:不担心。当初电视出来的时候,对电影的冲击是很大的,甚至不少人认为电视会取代电影,事实是电影并没有被取代。相反,电视让电影多了一个宣传的渠道。互联网的出现,类似于电视的渠道,又多了一个管道来宣传电影。今天中国有4亿网民,假如在网上既能看电影,又能知道电影,他在其他脱离互联网的环境和时间里,也会考虑是不是可以到影院去看一场电影,这反过来对电影市场是有帮助的。其实互联网上看电影对于我们来说有两个机会:第一帮我们宣传电影,第二花钱看电影。因为在网上看电影,并不表示他从此就不进电影院。这两者是互相促进,互补的关系。

      张丹:做电影营销您觉得还不够过瘾,近年来又亲自做院线了?

      黎锋:我喜欢每一件事情都自己做做看。做了许多电影的传播工作以后我又想,国内那些做院线的人都太传统,院线也应该有一种新的技术支持和消费模式。数字化让胶片慢慢淘汰,这对电影圈的人是一个非常大的启示,再强调过去那种胶片放映、机械放映已经不现实了,因为那个东西成本太高。一个拷贝七八千块钱。你如何做到让所有电影院同时放一部电影其实是挺难的事情。数字化就能让全球的电影同时放,没有什么成本,只有最初压制数字化的成本,传播是没有任何成本的。这两年中国数字化电影发展也非常快,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机会,所以我要亲自做院线,但不是传统的院线。

      张丹:又有创新?

      黎锋:我觉得传统的电影播放模式是有缺陷的。电影院永远都是放8部、10部电影,国内一年拍400多部电影,只有100多部有机会进电影院,我播什么你看什么,有300部观众看不到。为什么有电影不能放?因为老祖宗告诉我们电影就是一场一场放的。所以,电影院永远是放2%的内容,98%的电影不能放。那么这98%的电影怎么办?有没有技术让这98%的电影也能放出来?也就是说,在一个电影院里,能不能放100%的电影?我觉得这就是可以创新的部分。

      张丹:按我们一般人想来,这个难度还是很大的,就是每天换一部电影,1年360天也放不完国内的400部电影啊,更不要说国外电影还要放映呢!您是怎么解决的?

      黎锋:能不能在这之间有个技术创新?我们就研究这个问题,98%的数字电影服务98%的人群。这个98%是个性化的,数字化能实现任何内容的放映。我把互联网的技术带进传统院线。传统电影院是高端主流服务,也就是那2%;我们还提供个性化服务,也就是那98%,我把这两个模式相加,就变成新的数字院线的放映方法。

      现在一般的电影院只放10部电影,我可以放2000部电影。数字化不像胶片,是几乎没有存储成本的。你看我们数字电影院的设计,有大大小小、不同规格的包间,我们有选片机,你来可以自己选电影来看。我们在放映环境、点播系统、放映管理、服务上都有创新。其实,看电影不在于票价多少,而在于你的服务环境。环境好,完全可以比一般电影院的票价高,如果是普通的环境,票价就低一些,有一个总体的平衡。此外,还要有营销的创新,就是说一个消费者来过一次后,能不能继续再来。然后养成每个礼拜看电影的习惯。

      张丹:感觉有点像卡拉Ok包间似的。

      黎锋:是挺像的。个性化的服务就能满足不同人的需求。传统的电影院有个最大的缺陷就是它不能够让你经常想到电影院去看电影。比如今天我是被《阿凡达》吸引进电影院的,我去看了这部电影之后第二天再去,还是放《阿凡达》,那我就不去了。现在是看完《阿凡达》,发现还有很多部没看过但又想看的电影,第二天再来看。现在我们的院线建设正在全国多个城市同时开展,尤其重视二三线城市院线的建设和发展,因为合作伙伴都认同这样的院线模式,所以发展的势头非常好。网尚文化的目标是建10万块银幕。其中,70%将分布在中国的二三线城市。

      张丹:说说您的院线最吸引人的地方吧。

      黎锋:第一,不放的电影我这里全都会放,像点菜一样随你点;第二,电影院已经下片了,没地方放了,我这里还可以继续放;没看够的、错过档期没看过的人都可以到这里看——反正我存在电脑里,它又不吃饭不睡觉,没什么成本;第三,电影放映厅可以是大厅,也可以是小厅,几十人的有,十几人的也有,最小的有两人厅。

      张丹:有没有想过这种三五个人的电影厅看一场电影的费用是多少?

      黎锋:想过呀。比如说一场20块、50块。放电影本来成本很低的,只不过现在大家都在商业中心建电影院,成本就在你的租金上,所以你必须把这部分的租金给赚回来。就像现在的房子是地价贵,哪是建筑费贵啊。我的钱不光能收回来,还能赚大钱。数字化成本极低,理论上成本是零。赚的钱是跟片方分的,比如赚1块钱,我拿6毛钱,片方拿4毛钱。但是我量大的话,一次收到1000万,不就能给片方400万了吗?它是根据放映数量而不是根据票价来计算利润的。

      张丹:只靠看电影经济效益能达到平均收益吗?

      黎锋:我们这种模式能够把电影产业的蛋糕做大。比如我们现在策划在上海的花桥打造华东最大的电影城,同时开510个电影厅,把看电影、吃电影、玩电影、买电影都给包括进去了,里面有全息电影厅、IMAX电影厅、水幕电影厅等等。所以,你真把电影做大以后会发现非常好玩。我认为电影产业从今天的100亿到1万亿可能不到20年就能达成。

      张丹:这些都是数字电影才能实现的?

      黎锋:对,只有数字电影才能够实现。这是电影产业未来的救星。我们的电影银幕要快速成长为20万块的话,靠传统电影远远不行,成本太高。数字电影几乎没有成本,只要有一个人看,它就是钱。如果你场所很多,加起来就是个巨大的数字。做互联网的人都知道,这叫“长尾理论”。传统就是“二八”原理,没有一定的人看我就不敢放。所以,如果你想做创新的模式,就跟着网尚文化来尝试。我们鼓励大家创新,同时也鼓励各守各的规矩。保守的跟中影走,创新的跟我走,这个市场就做大了。

      张丹:但中国电影产业受盗版冲击是非常大的。您对版权保护这块怎么看?

      黎锋:我算是中国打盗版的先进典型。刚开始做网吧影院的时候我不敢打盗版,一打别人就不用电脑看电影了,等大家养成看电影的习惯后,打盗版的时机就成熟了。必须要保护版权,才有产业的未来。你看今天美国的电影市场,家庭DVD的销售比电影票房还多,是1:1.7的比例,这样就多了一个销售的补充,甚至变成主流销售。在中国盗版把DVD的收入给泯灭了,变成了一个盗版市场,这块的销售就没有了。像我们自己做技术创新的人,当然也怕别人偷我的东西,所以我做的技术和产品都有专利。

      张丹:除了电影,您还做其他吗?

      黎锋:我们也做手机电视、IPTV、三网融合等等。网尚文化拥有中国首家交互式影视交易平台“VV8节目分销中心”,同时也通过拥有多项专利技术的网络影音播放终端(“iWatch爱看”系列、“eWatch易看”,系列、“uKan优看”系列等)进入到家庭。我觉得文化消费、创意产业真是个无限大的产业!

      张丹: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祝您的理想早日实现!

录音整理:廉锋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